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礼宾

中央美院

 
 
 
 
 
 

绘画——个人走向未知世界的通道  

2012-12-10 11:26:44 阅读15167 评论4 102012/12 Dec10

 陈文骥受到“未知”的吸引。“未知”像一个不停下陷的黑洞,面对它,有诱惑,也有惊恐。
  “诱惑”会激发探知的冲动,不同的人实现为不同的过程。画家呢?——他知道未知世界的存在,于是去“再现”,或者“表现”,或者“抽象化”?尽管程度不同,但都是“意象化”的过程。在“未知世界”和画家的“艺术世界”之间做对应性的比照,是有问题的。问题在于——把画家“工具化”了,他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一个传递者。其实好的画家不是在传递那个世界,是在展现他受诱惑的过程,并把这个不停地受诱惑的过程实现为他的艺术。“未知”后面还有“未知”,那是一个永远远去的地平线。看似存在,其实永远在向无尽的远方伸展。画家向它走去的过程,是它不停远去的过程。徒劳的行走中,“生命过程”就出现了,尽管这是一个无用的过程,没有明确终点的过程。这个过程在陈文骥的现实世界和艺术世界都出现了。前者是他个人对生命的追问,后者是他借助绘画所进行的摸索和探知。

作者  | 2012-12-10 11:26:44 | 阅读(15167) |评论(4) | 阅读全文>>

红土的恩赐——毛旭辉与刘礼宾的一次对话

2012-5-7 11:00:33 阅读1432 评论0 72012/05 May7

红土的恩赐——毛旭辉与刘礼宾的一次对话 - 刘礼宾美院 - 刘礼宾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学生会学习实践部
协办:索卡艺术
时间:2012年4月10日18:30-20:30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7号楼红椅子报告厅

 

毛旭辉:同学们好,很高兴有机会作这次交流。本来此行的目的是个人展览,后来受到邀请,问我能否与美院的同学作一次交流,我没多想就答应了,所以没做准备。

 

刘礼宾:我最早见到毛老师是2005年,与他聊了将近两个小时——从70年代开始到他上学,到与张晓刚、潘德凯、叶永青等这样一批云南或者与云南有关系的艺术家如何在“85新潮”形成了一个新的艺术现象,到89年的“现代艺术大展”,再到90年代他的艺术转向。在我所开设的课程“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史”中一个很重要的案例。很多人对云南艺术家的印象是,他们是感悟生命力、强调一种自我表达的、比较感性的一群艺术家。但通过毛旭辉的文本我

作者  | 2012-5-7 11:00:33 | 阅读(14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雕塑的公共性和艺术家的个性

2012-5-7 10:52:02 阅读1390 评论0 72012/05 May7

《美术观察》2011年最新一期“雕塑的公共性” 栏目 

雕塑的公共性和艺术家的个性 - 刘礼宾美院 - 刘礼宾

 

雕塑的“公共性”与雕塑家对“个性”的强调是一对矛盾。一方面,雕塑矗立在公共空间,必然会产生各种影响,“反应”会以各类形式产生,并通过各类渠道传播;另一方面,雕塑家的“个性”肇始于雕塑家对自己“知识分子”(而非只是实现投资方意愿的“工匠”)身份的主观认同,这一“认同”往往具有相对的独立性、批判性,与参与公共空间营建的政府、观众并不一定合拍。

 

在中国,“公共性”的定位多出自政府相关机构的选择,比如城市规划局、园林局等等,由于城雕易于成为公共话题,一个城市的“一把手”往往也会参与最终方案的定夺。这些机构负责人的艺术欣赏水平和艺术接受能力往往决定了一个城市城雕的大致水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也要考虑自己的个人趣味和公众接受能力之间的关系,另外,还要考虑城雕作品和国

作者  | 2012-5-7 10:52:02 | 阅读(13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马拉之死》是张照片?

2012-5-7 10:49:01 阅读10358 评论3 72012/05 May7

《马拉之死》是张照片? - 刘礼宾美院 - 刘礼宾

 

我生在农村,上世纪70年末,住的老房子也有30多年历史了,屋子被灶熏的黝黑。于是就把一些带颜色的纸贴在墙上。印象最深的一张画就是《马拉之死》。彩色的,印刷质量很好。估计是把《画报》拆开,贴在墙上的。之所以对这张画印象深,是因为和玩伴有过一次争论。争论的主题:这是张照片,还是一张画?我坚持认为这是一张照片,他坚持说是一张画,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因为有过这次争吵,没人的我时候,我经常趴在这张画上看,越看越认为我的看法对。在我有限的世界里,我难以想象谁能画出这样的“画”。

 

当时很羡慕画得很“像”的画。我第一次“开眼”还没上小学。当时画小人,一个圈就是一个眼睛,一个三角形就是一个鼻子,一个半圆形就是一个耳朵。画男孩就在头上画几根短线,画女孩就把“线”画长。很概念化!画出来的人千篇一律。姐姐看了我画的小人,说:你仔细看看,人真长得这样子吗?这句话“棒喝”了我,当时情景至今记得。后来就看着去看,画得有点样子了,但是距离我要画的对象,无疑还差太远。当时觉得,画“像”好难呀!

作者  | 2012-5-7 10:49:01 | 阅读(1035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